让我疯狂的舅妈【完】
让我疯狂的舅妈【完】
     (一)


  我叫韩诚,今年25岁了,我要说的是我的第一情人——我的舅妈。


  应该是在9年前吧,那时我才16岁,刚上高一。我的同桌叫刘飞,是和我
从初中一起升上来的,算是我的死党吧。我还记得那一天,大清早的,我像平常
一样到学校上课,由于来的比较早,教室里还没什么人,刘飞那家伙倒是来了,
不过不知道在看什么,根本没发现我。我好奇的探头过去,就看见一本书上有很
多的省略号。后来经过我的了解,才知道,那就是所谓的H书,而且是母子乱伦
的小说。刚步入青春期的我,当然经受不了这种诱惑,于是软磨硬泡的把这本书
给A到手。


  晚上回到家,我躺在床上,看着新到手的书。书里的情节让我陷入了乱伦的
情欲当中,不可自拔。我幻想着家里的女人,妈妈、舅妈、姑姑、姐姐、经过大
脑的层层筛选,最终将YY的目标定位了舅妈。


  和大多数的乱伦小说中的女主角不大一样,我的舅妈并不是很漂亮的那种女
人,也不是很有气质的那种类型。不过她的样子给人一种很风骚的感觉,屁股特
大,皮肤很白。由于在商场上班,长期性的站着,所以腿上没有什么赘肉。特别
是那对美脚,没有任何的瑕疵,肉肉的,看着就觉得舒服。唯一的遗憾应该就是
舅妈的胸部不大。舅舅在两年前因为肺癌去世了,丢下了我33岁的舅妈和6岁
的表弟。


  处在青春期的我,在无限的YY中,最后丢的是一塌糊涂。被子上湿湿的一
大片,不过感觉还真不赖。第二天早上,我一大早就起来,把被子换了,以免家
里人发现。早早的来到学校,和刘飞打了一个暗号,拐进了厕所,不一会,刘飞
过来了。


  「怎么样?昨天那书还不错吧?」刚一进厕所,那小子就开始问我。


  「小声点,还不错,那样的书还有吗?」我像做贼似的,小声问他。


  「嘿嘿,就知道你小子不是什么好鸟~ 怎么?上瘾了?难道你对你妈有兴趣
了?」刘飞笑的很猥琐,眼睛在我身上上下看着。


  「放你妈的屁,我看是你小子看了这书以后对你妈感兴趣还差不多,别把我
想的和你一样!」我慌乱地说着,脸红得肯定和猴子屁股没多大区别。我心里有
一种异样的感觉,想掩饰,但是又有一种一吐为快的想法,还好及时打住,要是
让着小子知道了,那我以后也别想在他面前抬起头来了。


  「靠,你又没兴趣,那你还要这种书干什么?」


  「废话,当然是觉得这书挺刺激的,别说那么多了,你到底还有没有?有就
借我!」我很急躁,就快上课了,再不回教室,被老师发现就完蛋了。


  「哈哈,和你开玩笑的,下午给你吧。比上一本还刺激哦!」刘飞用充满诱
惑的口吻说着,我怎么看感觉他都像一恶魔。


  「好,放学以后给我。」


  一天的时间我都无心听课,老师在讲什么,都不知道。好不容易熬到下午放
学,我拿到了我期盼了一天的东西,骑上自行车,飞速回到家。老爸老妈都还没
回来。我立即开始进入状态,在书桌前,一边看着书,一边幻想主角是舅妈,一
边手淫。突然,座机响了起来,吓得我就快要喷发的小DD又蜕变成原始状态。


  恨恨的接起电话,舅妈那腻人的声音传了过来:「城城,你在家啊?你奶奶
生病住院了,你爸爸和你妈妈都去医院了,你这两天住我这里,听到了吗?」


  「恩,奶奶没事吧?」问这句话的时候,我心跳很快,我自己都可以听见自
己的心跳声。我对奶奶病情固然很着急,但更有一种期待,今晚会不会发生什么
呢?」


  「恩,奶奶没什么大病,你就放心吧。那你现在就过来吧,我去买菜。你弟
弟在家,你来了带一会弟弟。」


  「恩,好,我马上过来,舅妈再见。」放下电话,我对着镜子审视了一下自
己的穿着,告诉自己今晚一定要成功。


  舅妈家就住在离我家不远的地方,走路过去十分钟左右就能到。进门后,只
有表弟一个人在家,舅妈买菜应该还没回来吧。表弟在玩电动,我坐在沙发上看
着他玩。没一会儿,门铃响了,表弟依然玩得聚精会神。我起身开门,舅妈回来
了,我帮舅妈把菜提进厨房,舅妈开始做菜。我站在一边看着,有一句没一句地
和舅妈聊着。


  「城城,你帮舅妈看着菜,舅妈去下洗手间。」


  「好的,舅妈。」


  舅妈转身去了洗手间。我暗骂自己真笨,刚才舅妈没回来的时候,我怎么不
知道去洗手间里看看有没有舅妈的换洗衣物,真是后悔死了。正在我自怨自艾的
时候,舅妈回来了。


  「城城,舅妈来吧。」激动!我没听见冲水声!这么说,舅妈刚才上完了厕
所,应该没冲水。!


  「舅妈,我去下厕所。」说完,我立即转身离开,向厕所冲去,连舅妈在后
面说了句什么都没听到。


  刚一进厕所,就打开了厕所里的洗衣机。啊,果然,一条女式内裤出现在我
眼前。我怀着激动的心情,捧起了内裤。蕾丝花边的小内裤,中间有一点黄白相
间的浓稠的分泌物。我知道这是舅妈的,凑近鼻前一个深呼吸,一种腥臊味夹杂
着尿骚味扑鼻而来。我激动的感觉心都要跳出来,心跳的速度甚至让我感觉有点
晕乎乎的,全身麻麻的。我伸出舌头,舔着内裤上舅妈的分泌物,有点咸咸的味
道。不我非常兴奋,我的DD已经硬得发疼了,如果再不释放的话,可能就要爆
了。


  我火速掏出我的DD,使劲的套弄起来。不一会,舅妈的分泌物就被我舔得
干干净净,内裤的底部,湿湿的一片,可我还没释放出来。我丢下舅妈的内裤,
打开了马桶边的垃圾桶,那是什么?红红的一片,我用颤抖的手,提起了那红红
的,卫生巾!处于爆发边缘的我,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我居然变态地闻着舅妈
的卫生巾。浓重的铁锈味夹杂着一股淡淡的骚味刺激着我的感官。我疯狂了!失
去理智的我伸出舌头,舔起了舅妈的卫生巾,一股咸腥味,原来经血并不难吃。


  幻想着舅妈的样子,舔着舅妈的卫生巾。啊,我要射了,一股浓浓的精液喷
进了马桶里。我缓缓地出了口气,把卫生巾丢进垃圾桶,实在是太爽了。冲了厕
所,我收拾了一下,走出了我的天堂。


  晚上,吃了晚饭,表弟出去玩了。我和舅妈两个人坐在客厅里,一边看着电
视,一边聊天。舅妈躺在沙发上,只穿了一件睡衣,白嫩的小脚在我的眼前晃来
晃去,小巧的指甲盖上涂着粉色的指甲油,实在太诱惑了。我坐在舅妈的对面,
舅妈转过来跟我说话的时候,我就会很隐蔽地把眼睛移回到电视机上,只要舅妈
一转过去,我的眼睛就会停留在那双小脚上,我感觉我的DD又涨了起来。


  「城城,最近学习还好吗?」


  「恩,还不错,现在才高一,课程都还不难。」我转头看了看时钟,8点半
了,再不行动,今天晚上那么好的机会可就错过了。


  「舅妈,平常都做些什么消遣呢?一个人会不会很寂寞啊?」我开始展开了
行动。


  「唉,除了上班带孩子,还能有什么消遣。」舅妈回答的口气里有着一丝落
寞。是啊,33岁的女人正是如狼似虎的年龄,从舅舅去世到现在已经两年了,
想必舅妈一定忍得很辛苦吧。嘿嘿,放心吧,我亲爱的舅妈,你的好外甥会安慰
你的。


  「难道舅妈就没想过再找一个吗?一个人带着孩子很辛苦吧!」


  「呵呵,你个小孩子也知道?唉,看吧,再等等吧,等你表弟再长大点再说
吧。」


  「哦,其实以舅妈的条件,再找一个应该很容易吧。」


  「谁说的?舅妈已经老了,只希望以后找一个能安心过日子的就成了。」舅
妈眼睛红红的。


  「怎么会?像舅妈这样又年轻又风……韵的尤物,是男人都会动心的。」妈
的,好险,差点就把风骚两字说出来了,幸好我及时改口。


  「好了,别胡说了,真不知道你们现在的孩子是怎么了,那么小,竟然什么
都懂!」


  舅妈的脸红了起来,那害羞的样子看的我的DD又硬了几分。


  「舅妈,你别那么说,现在年轻人都这样,敢爱敢恨,你啊,快要跟不上时
代了,呵呵。」舅妈的脸又红了几分。


  「妈妈,我回来了。」表弟回来了,这小子一进门,就跑回了自己房间,也
不知道干什么。


  「洋洋,快点去洗澡睡觉,玩这么晚才回来,明天还上不上学了?」舅妈像
表弟下达了命令。


  「哦!」表弟还是比较听话的,舅妈一说完,就看见表弟从房间出来了,还
好,计划还没有打乱。看见表弟进了厕所,我们才又开始聊天。


  「舅妈,你看,现在表弟也大了,也懂事了,你也可以开始考虑了。」我很
无耻的说着,一边说,一边朝舅妈那里靠了一点。


  「唉,别提了,老女人一个了,还带着个孩子,谁要啊?」舅妈说完,还挺
风骚的瞟了我一眼。妈的,拼了,是死是活就看这一把了。


  「我要你!舅妈,我要你,我会好好对你和洋洋的。」鼓起勇气说完了这句
话,我脸红地看着舅妈。舅妈可能没想到我胆子那么大,敢说这样的话,一时间
楞在了那里。


  打铁要趁热,我看舅妈没说话,一伸手,就拉住了舅妈的手。舅妈一下回过
神来,挣了两下,没挣开也就由着我牵着她的手了,小脸红红的。


  「城城,别胡说了,我是你舅妈,我们怎么可能。你爸妈要是知道了,那还
得了。」


  哈,很好,至少没说不喜欢我这类的话,而是说我的爸妈,有戏。


  「舅妈,我说真的,我喜欢你!我们是可以不让我爸妈知道的,你就答应我
吧。」


  「不行,洋洋那里我们怎么交代?你知不知道,我们这样是乱伦!那是社会
不允许的,你如果和我在一起,那以后你怎么抬头做人?」舅妈眼睛红红的,不
过小手却不由自主的捏住了我。呵呵,看来舅妈还是对我有意思的,左一句右一
句的,就是没说不想和我好。我就没说错,果然是个骚货。现在不过是拉不下那
张脸而已。


                (二)


  「舅妈,我爱你。唔……」多说无益,我果断的吻住了舅妈的小嘴,舅妈用
手在我的胸口拍打,不过,短短十几秒的时间,舅妈就紧紧的抱住了我,因为我
的舌头缠上了舅妈的舌头,法国式的热吻攻破了舅妈薄弱的防御。


  一个缠绵的吻,我感觉我都要断气了,才离开了舅妈的小嘴,舅妈紧闭着双
眼,小脸红红的,脸上挂着羞怯的笑意。


  「小坏蛋,你害死舅妈了,舅妈都要喘不过气了。」


  「呵呵,舅妈,我刚才真想把你一口吞进肚子里。」望着羞怯的舅妈,我知
道,一切已经搞定,接下来,就要看我怎么调教舅妈了,呵呵,心里的变态的想
法正在急速膨胀,骚舅妈,等着吧,我会把你调教成我专属的性奴的,呵呵。


  「城城,我们这样做,真的不要紧吗?我真的好怕。」舅妈的担心还是有一
定的道理的,如果被我爸妈发现,那是真的死定了。


  「别怕。没事的,我们尽量隐蔽点,以后在人前你还是我舅妈,不过在人后
嘛……呵呵,你就是我的舅妈老婆了。」说着我的手已经开始不老实起来,右手
枕在舅妈脑后,左手就顺着舅妈的睡衣伸了进去,终于摸到了,舅妈的大腿,光
滑细腻的大腿正在被我抚摸,舅妈靠在我的臂弯里,头微微扬起,双眼紧闭,小
嘴开始急促的喘息起来。


  「城城,现在不要,好吗?洋洋还在洗澡,一会洋洋睡了再……」舅妈的后
半句话没说出来,不过大家都懂的意思。现在的我进入了煎熬期,心里急切的盼
着我亲爱的小表弟快出来。终于,在我第一百二十次的祈祷中,表弟走了出来,
和我还有舅妈道过晚安后,睡觉去了。


  整个客厅现在就只有我和舅妈了,我的手又开始对舅妈进行侵犯了。顺着大
腿,我总算摸到了舅妈的神秘地带,我激动的喘着粗气,我想我的眼睛现在一定
都是红的,把内裤的底部往旁边一拉,我的手终于触到了舅妈的阴部,阴部的外
面有一根绳子,什么东西?我用手拉了拉,舅妈打了个冷颤,拉住了我的手。


  「城城,不要,舅妈今天不方便,等舅妈方便的时候好吗?」开什么玩笑,
都已经走到现在这一步了,你叫我停手,怎么停的下来?我拉开舅妈的睡裙,看
着那片让我向往的圣地,恩,内裤的底部有一片红的,我想起了厕所里的那片卫
生巾,红红的经血刺激着我的神经,我心里一点都不觉得脏,头猛的钻到舅妈的
裆部,那熟悉的铁锈味和尿骚味又一次钻进了我的鼻孔,舅妈用手使劲的推着我
的头,说着:「不要,城城,不要,舅妈那里很脏,不要这样。」我不顾舅妈的
阻拦,伸出舌头,舔着舅妈的阴部,腥咸的味道再次回荡在我嘴里,舅妈的阻拦
逐渐变小,还在做着清扫运动的我的耳边传来了舅妈的轻轻地哭泣声。


  「城城,不要,脏啊,啊……城城……你舔死舅妈了……舅妈的心肝,你就
不嫌舅妈脏吗?呜呜……舅妈爱死你了!你对舅妈太好了,舅妈以后什么都听你
的,你要舅妈干什么都行……呜呜……不行了,好舒服……舅妈要来了……恩
……宝贝,快舔……要来了……啊……来了……」


  随着舅妈的一声轻呼,她的手猛的拽紧了我的头发,身体一阵阵的颤抖着。


  把混合着舅妈经血的一口唾液咽了下去,我抬起头,看着舅妈:「舅妈,舒
服吗?」


  「恩,好舒服,舅妈好爱你,你舅舅以前就从来没这样对过我,城城,你不
嫌舅妈脏吗?」舅妈用手抚去我头上的汗,眼睛里充满了柔情,就像妻子看着自
己的丈夫一样。


  「怎么会?舅妈一点都不脏,只要是舅妈身上的我都不嫌!」我抱紧了舅妈,
手在舅妈的胸部游走,舅妈的胸部不大,不过弹性依然,我揉搓着舅妈的乳头,
下面的DD撑的老高,很想就这么插进舅妈的屄里,不过,听说女人经期的时候
做爱好像对身体不好,现在一定要稳住,要让舅妈感觉我是真正对她好,以后再
慢慢调教她,呵呵。


  舅妈看着我撑起的DD,脸上一红,柔柔的在我耳边说:「城城,你光顾舅
妈,你自己还没……」


  看着舅妈那一脸的春意,我感觉DD又涨了几分,不过还是要坚持住,我轻
轻的亲了舅妈一下,说:「没事,只要舅妈舒服了就好,你今天来这个,做了对
你身体不好。」


  「城城……你对舅妈真好,舅妈怎么能只顾自己舒服呢?来,你躺下来,让
舅妈来好好伺候你。」说着舅妈起身,然后拉住我,让我平躺在沙发上。我躺在
沙发上,注视着跪趴在我两腿间的舅妈,舅妈的眼睛看着我,笑的很风骚很妩媚,
慢慢的脱下了我的裤子,我的DD得到了解放,一股骚味脸躺着的我都能闻到,
舅妈一脸媚笑的说道:「城城,几天没洗澡了?味道真大,舅妈今天晚上要辛苦
了。」我脸一红,不好意思的说:「舅妈,要不我去洗洗吧,两天没洗澡了,这
味道是挺大的……」说着就准备起身,谁知道舅妈拦住了我,又把我按回沙发上,
用腻腻的声音说道:「没事,宝贝,你都不嫌舅妈脏,舅妈又怎么会嫌你脏呢?


  以后你就是再久不洗澡,舅妈也不会嫌你的,你的鸡巴脏了舅妈用嘴帮你洗
~ 」


  如此甜腻的声音说出如此淫荡的话,我的DD又硬了几分……「舅妈,你真
是迷死人的小妖精。」


  舅妈听到我这样说,微微一笑,就俯身舔上了我的DD,不能不说舅妈的口
技真是一流的,先用小舌头在我的蛋蛋上舔,接着把蛋蛋整个含在嘴里,舌头在
嘴里把我的蛋蛋卷过来卷过去,小手摸着我的屁股,手指就在屁眼旁徘徊,真是
刺激。舅妈吐出蛋蛋,舌头顺着蛋蛋继续往下舔,来到了会阴处,用眼神示意我
把腰抬起来,我心里激动,今天晚上刚搞定舅妈,就能享受到舔屁眼?这个骚舅
妈还有多少值得我去开发?我按着舅妈的示意,抬起了腰,屁眼完全的暴露在了
舅妈的眼里。舅妈用手套弄着我的DD,舌头来到了我的屁眼附近,在屁眼的周
边划着圆圈,我闭上了眼睛,嘴里发出了低低的呻吟,太舒服了。紧接着就感觉
屁眼上一热,一个滑腻的物体在我的屁眼上跳舞,甚至还有往里钻的趋势,果然,
舅妈的舌头顶进了我的屁眼,啊!这就是毒龙钻吗?实在是太爽了,舅妈的舌头
就像在打洞一样,一进一出,我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一股麻麻的感觉顺着颈椎
由上而下,小腹里一股火在燃烧,我知道,我要爆发了,舅妈发现了我的异常,
知道我要射了,于是停了下来,用那种很媚的眼神看着我,舌头还在嘴唇上舔来
舔去的……急的我是心痒难挠,挺着DD想靠近她的嘴:「舅妈……别啊,快
……继续……我想要射。」


  「宝贝,别急,舅妈会让你很舒服的,如果那么快就射了,就不好玩了…


  …」说着,舅妈又俯身用嘴包住了我的屁眼,使劲的吸了起来,我甚至能听
到「咻……咻……」的声音。快感再次包围了我,DD上已经冒出了大量的透明
黏液。舅妈看到我的样子,放弃了对我屁眼的攻击,转而又从屁眼往上舔起,来
到了蛋蛋部位,用舌头舔着,时不时还用牙轻轻的咬一下,爽的我是只抽冷气…


  …「舅妈,一会要我射哪里呢?」我看着舅妈的脸问道。舅妈笑着打了我一
下,说道:「小坏蛋,你想射在哪里呢?」「呵呵,我当然想把精液射在舅妈的
小嘴里咯……舅妈,你一会能吃给我看吗?我好想看舅妈吃我的精液的样子,一
定会迷死我的!」舅妈脸微微一红,说道:「小坏蛋,那么变态,喜欢看人家吃
精液,和你舅舅一样。」我一看有门,立马说道:「嘿嘿,外侄亲娘舅,我像舅
舅那也是理所当然的啊,难道舅妈可以吃舅舅的精液,就不能吃我的吗?」「好
啦,刚才舅妈就说过了,舅妈以后说明都听你的,你要舅妈干什么都行!」舅妈
说道。


  「这么说舅妈就是答应了,太好了,呵呵,爱死舅妈了。」舅妈白了我一眼:
「你这个小坏蛋,舅妈是前世欠你的,真是个小冤家。」说完又继续埋头苦干。


  DD上的黏液已经顺着DD流了下来,舅妈见状,立即用舌头截住了下滑的
黏液,顺势往上,舌头不停的在棒身上舔着,就是不碰我的龟头。看我实在忍不
住的表情,舅妈妩媚的一笑,终于张嘴含住了我的大龟头,舌头在龟棱处轻扫。


  「啊……舅妈,你好会舔……我……我要不行了……啊……要射了……」爽
到极点的我,手按在舅妈的头上,一下一下使劲的顶着,只顶的舅妈两眼发红,
泪珠在眼眶里打滚,嘴里发出「呕……呕……」的声音。舅妈知道我要射了,伸
手使劲握住了我的鸡巴根,抬起头,泪眼朦朦的看着我,嘴角和龟头之间扯出了
一条透明的银丝。「宝贝,先别射,再忍一下,射的会多一点,舅妈想多吃一点
你的精液。」被舅妈的手一握,我要射的欲望暂时消退,听着舅妈说出这么淫荡
的话,我激动的热血澎拜,大鸡巴听的一突一突的……「舅妈,以后我每天都喂
你吃我的精液,好吗?」更淫荡的话脱嘴而出。「恩,舅妈以后天天都吃给你看,
直到你厌烦为止……」「怎么会,我一辈子都不会厌烦的,因为我最爱舅妈了,
呵呵,快,舅妈,继续,这次一定要让我射出来,我忍的好难受。」舅妈听我这
么一说,又开始对我的鸡巴发起进攻。


  「啊……好舒服……舅妈……舅妈你好会舔……不行了……我要不行了…


  …要射了……啊……」鸡巴在舅妈的小嘴里再次膨胀,快要临近喷射的边缘
了,我猛的从沙发上跳起来,一把抓起舅妈,一手扶着舅妈的头,一手握住鸡巴
快速的套弄着……「啊……要出来了,舅妈……快……快张嘴……我要射了…


  …」舅妈听话的张开嘴,舌头还舔着嘴唇,,眼睛带着一种渴望的神情望着
我,脸上带着娇媚的笑容,两手托着我的蛋蛋,淫荡的说道:「城城,舅妈好想
吃你的精液,快,射给舅妈吃,舅妈好爱吃你的精液,要瞄准哦,不要射在外面
浪费了。」咝……好淫荡的话语,我再也忍受不住,精关大开,一大股浓稠的带
着点黄色的精液全部喷进了舅妈的嘴里,害的舅妈小嘴都快要包不住了。射完后
的我,一身通泰,看着还跪在面前的舅妈,舅妈也用淫荡的眼神回望着我,张开
小嘴,向我展示我的成果和精华,小舌头还在嘴里一搅一搅的,就像混合了黄油
的炼乳。


  「舅妈,慢慢吃下去,我想看你一点一点的吃。」舅妈听后,娇媚的瞟了我
一眼,小嘴一闭,喉咙轻微的动了一下,再张开嘴,用舌头继续搅拌,看的我的
鸡巴又有抬头的迹象。就这样,舅妈把精液子在嘴里玩了近十分钟,才一闭口,
只听见「咕嘟……」一声,把精液全咽了下去,再把我的鸡巴含在嘴里,好好的
清洗了一下。「呵呵,舅妈,好吃吗?我的精液好吃吗?」我笑的很淫荡。「恩,
城城的精液最好吃了,又香又浓,腻死人了,舅妈最喜欢吃了,以后每天都要喂
舅妈吃哦,舅妈上面的小嘴要天天吃,下面的小嘴也要天天吃……呵呵」「以后
我会换着花样让舅妈吃的哦,舅妈会吃吧?」「恩,只要是城城的,怎么吃都可
以,吃什么都可以!」舅妈狡诈的眼神看着我,这难道是一种暗示吗?呵呵,真
的好期待。


                (三)


  卧房。舅妈温顺的躺在我的怀里,可爱小巧的舌头在我的乳头上游走。「城
城,你会不会觉得舅妈是个淫贱的女人?」「呵呵,那有什么?舅妈越是淫贱我
越是喜欢。」舅妈小脸一红,紧紧的抱住我道:「城城,舅妈好爱你,你以后不
能不要舅妈啊。」「放心吧,舅妈,有你这么个小骚货,我怎么会不要呢。」我
一边揉搓着舅妈的屁股,一边说道。


  正玩的起劲,一股尿意涌上。「舅妈,我去方便一下。」说着从床上坐起。


  「等等。」舅妈伸手把我推倒床上,拉过被子替我盖好,抬起头用娇媚的眼
神看着我。我正在疑惑,就听到舅妈说:「城城,夜里凉,你就不要下地了,让
舅妈帮你解决……」「舅妈帮我解决?什么意思?」我嘴上这么说着,但心里却
充满了激动,难道舅妈会像潘金莲对西门庆那样的对我吗?「城城,舅妈说过,
只要是你的,不管什么舅妈都可以吃……一会你就尿舅妈嘴里,舅妈会为你喝下
去的!


  不过你要慢慢尿哦,舅妈怕自己喝不了那么快……今天晚上舅妈就含着我的
小城城睡了,好吗?」舅妈用娇媚的眼光看着我说道。「舅妈,你真是太骚了,
我实在爱死你这个小骚货了,你放心吧,我会慢慢尿的,你就好好品尝吧……呵
呵」


  「讨厌,说人家是骚货,人家还不是因为太爱你了才这样的……」舅妈轻轻
的打了我一下,就顺着被子往下滑,来到了我的大腿间,头枕在了我的大腿上。


  由于盖着被子,看不到舅妈的表情,不过我能想象到现在舅妈的脸一定是红
透了。


  接着我的鸡巴就进入了一个温暖的空间。是舅妈的小嘴,灵巧的小舌头还在
我的龟头上轻轻的舔着。我闭上眼睛,小腹微微用力,一股尿液冲入了舅妈的小
嘴。


  「咕嘟……咕嘟……」舅妈一边吞咽着尿液,一边用小手轻轻的抚摸着我的
蛋蛋。


  由于要掌握速度,一泡尿起码尿了2分钟才尿完。我隔着被子,用手拍拍舅
妈的头,示意舅妈我已经尿完。「嗝……」舅妈打了个嗝。我听到后不由笑了起
来,舅妈听到我笑,用手掐了我的大腿一把,又把我的鸡巴含进了嘴里,轻轻的
吮吸起来。


  我闭着眼睛,感受着鸡巴在舅妈嘴里的温暖舒适的感觉,心里盘算着明天该
怎么玩弄这个淫荡风骚的舅妈,不知不觉睡了过去。


  清早,还在睡梦中的我感到鸡巴上传来了一阵动静,慢慢醒了过来。在舅妈
嘴里呆了一夜的鸡巴硬的发疼,刚才的那阵动静应该是舅妈弄出来的。拍拍舅妈
的头,示意我已经醒了,就感觉到鸡巴上传来的吮吸更加的急切。享受着舅妈的
口舌服务,射精的欲望越来越强,我一翻身,把舅妈压在床上,在舅妈的嘴里抽
插起来,觉得不过瘾,干脆做起了俯卧撑,鸡巴每一次的插入都顶到了舅妈的喉
咙,我能感觉到龟头碰到了一个小硬块,使劲一顶,鸡巴一下进入了一个更狭隘
的空间,仔细一看,舅妈的喉咙处鼓起了一块,难道我插入了舅妈的喉管里吗?


  用手摸着舅妈的喉咙,鸡巴往外一抽,舅妈的喉咙鼓起处就消了下去,再一
顶,又鼓起,实在好玩。我加快了抽插的速度,舅妈被我插的直翻白眼,大量的
口水被带出,糊到了脸上,嘴里发出「呕……呕……」的声音。频临发射边缘的
我,突发奇想,猛的抽出了鸡巴,惹的舅妈一阵咳嗽,小手不停的拍打着我,嗲
声嗲气的说道:「城城,咳……你好坏……咳咳……差点没把你的大鸡巴插到舅
妈胃里……」我嘿嘿一笑,拿起舅妈的手包裹住我的鸡巴,轻轻的捋动。「舅妈,
你昨天说只要是我的,吃什么都可以,怎么吃都可以的,是吗?」舅妈风情万种
的瞟了我一眼。「说吧,小坏蛋,又想了什么恶心的主意来折磨舅妈了?」「嘿
嘿,也没有什么啦,就是想给舅妈做点早餐……」舅妈疑惑的看着我,没懂我的
意思。


  「城城给舅妈做早餐?」我神秘的一笑,在舅妈耳边轻轻说道:「亲亲骚舅
妈,一会我给你做一个另类的早餐,现在你先去给洋洋做饭,让他吃完了好去上
学,我在躺一会,今天我不去上学了,今天我要好好的和舅妈玩一天……」说完
又躺到了床上,舅妈带着好像懂了又好像不懂的神情下了床,像门外走去。


  过了一会,躺在床上的我,还在幻想着今天要怎么玩弄这个风骚的舅妈,就
看见房门打开,舅妈小脸通红的走了进来。「洋洋走了吗?」我撑起身来,拉过
舅妈的手问道。「恩,已经走了,城城,下去吃饭吧。」我跳下床,拉过舅妈就
开始脱起了她的衣服,「舅妈,今天一天我都不准你穿衣服……我们要坦诚相对
哦。」舅妈害羞的任我把她的衣服脱下,考虑到舅妈月经没干净,最后还是给她
剩了一条内裤。光着上半身的舅妈,不大的奶子在我眼前晃荡着,暗红色的奶头
微微勃起,看的我是欲火膨胀。挺着大鸡巴,赤身裸体的我拉着只穿了内裤的舅
妈的小手,来到了饭厅。


  早饭挺丰富的。有牛奶,三明治,炒鸡蛋,馒头和果酱。我坐在凳子上,舅
妈就坐在了我身上,双手环着我的脖子,用娇媚的声音说道:「城城,你说要给
舅妈做早餐,舅妈可是等的很心急哦……」说完,还用那双媚眼瞟像了我的鸡巴。


  嘿嘿,看来这骚舅妈还挺有觉悟的,我想她刚才做饭的时候就一定在想我要
怎么给她做早餐吧。「嘿嘿,骚舅妈,肚子饿了吧,起来吧,让我给你做一顿精
尿大餐吧……」把舅妈轻轻的推起来,拉着舅妈的头发,把她的头按在了我的鸡
巴上。


  「坏诚诚,什么精尿大餐,就会想这些变态的方法来折磨舅妈……讨厌死了。」


  舅妈抬起头,看着我说着,不过我从舅妈的眼睛里却一点也没看出舅妈有丝
毫的厌恶,反而她的眼神里带有一丝期盼和激动,真是不择不扣的骚舅妈。「呵
呵,骚舅妈,你不也是很喜欢吗?以后我会用更多的变态的方法来玩弄你的,好
了,现在就开始吧……」舅妈听我说完,乖巧的张开小嘴把我的大鸡巴吞了进去。


  「啊……骚舅妈……你吸的我好爽……啊……不行了……要射了……把杯子
拿过来……快……啊……」在舅妈的吮吸下,我就要爆发出来了。用手捏住了鸡
巴的根部,要舅妈拿杯子过来,舅妈听话的把桌子上的杯子拿了过来,跪在我的
面前,淫荡勾人的看着我,还伸出舌头舔着嘴唇。「啊……射了……接好哦…


  …骚舅妈,这可是你的营养早餐哦……」「恩,舅妈会接好的,快把舅妈的
早餐给舅妈…


  …」舅妈说着,一边用一只小手挤压揉搓着我的蛋蛋,另只手拿着杯子对准
了我的鸡巴。受到舅妈淫语的刺激,我再也忍受不住,精关大开,一股股浓稠的
有点发黄的精液射入了杯子里,足足射了10多秒。射完后,我又把鸡巴塞入了
舅妈的嘴里,让舅妈把上面的精液吃干净,直到鸡巴软下来。舅妈仔细的舔着龟
头上残余的精液,小嘴使劲的吮吸着,好像要把我的蛋蛋都吸出来一样。随着舅
妈的吮吸,我的小腹传来了一阵酸麻的感觉,一股尿意涌上。从舅妈小嘴里抽出
已经疲软的鸡巴,对准了杯子,小腹微微使力,腥臊的尿液喷射而出。在杯子即
将装满时,又把鸡巴移像了舅妈,黄澄澄的尿液直接打在舅妈的脸上,嘴上。舅
妈张开嘴,努力的吞咽着,喉头随着「咕嘟……咕嘟……」的声音,而上下摆动
着。


  昨天晚上舅妈喝尿的时候,由于是在被子里进行的,所以我没看见,只能凭
空想象。不过,今天舅妈喝尿时的神态和样子确是在我眼前展露无疑。


  手里端着杯子,舅妈含羞带嗔的坐在我对面。那是怎样一幅画面啊……风情
万种的中年美妇,手里端着一杯装满尿液和精液的杯子,黄澄澄的尿液上漂浮着
一层像黄油和炼乳的混合物般的精液和泡沫,妇人脸上的表情有娇媚,有害羞,
有渴望,还有兴奋。一股腥臊中带着一点麝香的气息在整个饭厅扩散开来。手里
端起牛奶,喝了一口,我举起杯子像舅妈说道:「开始吃你的早饭吧,舅妈…


  …」「坏诚诚,你的这个早餐还真是有够变态,估计这早餐吃下去了,舅妈
今天一天都可以不吃饭了……」舅妈端着「早餐」,低下头,用鼻子闻了闻说道。


  「呵呵,当然不用吃饭了,舅妈今天一天的饮料和食物都由我来做,不能不
吃哦……」我坏坏的说着。「天啊……今天有的舅妈受了,你真是个小坏蛋…


  …」舅妈娇媚的瞟了我一眼,幽幽地说着。「呵呵,舅妈不就是爱死我这个
小坏蛋了吗?


  好了,快吃吧,吃完了,我还有很多游戏要和舅妈玩呢……」「是……我的
小祖宗,那……舅妈就开动了……」说完舅妈就闭着眼睛,把杯子送到嘴边,浅
浅的喝了一口。「恩……城城,味道好浓啊……舅妈好喜欢……好好吃的早餐
……又咸……又腥……又骚……」舅妈一边淫荡的说着,一边拿起了一块三明治,
优雅的撕下了一小块,在她的「早餐」里蘸了一下,张开小嘴,缓缓的送进嘴里,
好像是为了让我看清楚似的,小嘴慢慢的咀嚼着,一块三明治就这么被舅妈用这
淫秽的样子吃掉,我特别调制的「早餐」也被吃掉了大半。看着杯子里剩余不多
的「早餐」,舅妈一口把它喝了下去,还不过瘾似的,拿着空杯子又装了一大杯
牛奶喝下。


  一顿早饭就在这么淫靡的环境下吃完,等舅妈收拾玩后,我拥着舅妈进了浴
室,更深层次的性爱游戏,即将上演。


                (四)


  浴室里,只穿着一条内裤的舅妈脱掉内裤,屄外一根长长的丝线掉着。我知
道,那是舅妈的卫生棉棒。见舅妈想拔出来,我立即阻止道:「先别啊,舅妈,
一会我来帮你拔。」说着,我坐到浴缸里,拉着舅妈的手,把舅妈也拉进了浴缸。


  舅妈躺在我的身上,我的手在舅妈的屁股上抚摸着,舅妈的呼吸逐渐粗重起
来。手按在舅妈的头上,往下压了压,舅妈娇媚的看了我一眼,就顺着我的手,
滑到了我的两腿间。我的鸡巴就没有软过,粗硬的鸡巴看的舅妈是两眼放光。舌
头在龟头上扫了两下,就一口含了进去。


  躺在浴缸里,享受着舅妈的口舌服务,我打开了浴缸的出水开关。温温的水
流注入了浴缸,逐渐的上升。不一会,水就填满了浴缸,舅妈抬起头,温柔的对
我说:「城城……你坐上去好吗?」我点点头,坐到了浴缸边上。舅妈跪在浴缸
中,双手抱着我的屁股,怕我摔下去,小嘴还在我的鸡巴上努力着。浴缸里的水
淹到了舅妈的奶子,我伸手揉搓着舅妈的奶头。渐渐的我有了要射精的感觉,玩
弄舅妈奶子的手加大了力度,捏的舅妈呻吟连连。


  「啊……舅妈……我……我快要出来了,你先别……你快去拿杯子来……」


  舅妈抬起头,看着我,娇嗔道:「坏城城……直接射舅妈嘴里不就好了吗?


  又要舅妈接到杯子里喝啊?」我嘿嘿一笑,摸着舅妈的小脸说道:「小骚货,
老公就是想看你那样吃,快去,难道你不听老公话吗?」听到我自称是她的老公,
舅妈小脸一红,伸手在我屁股上拍了一下,说道「小坏蛋,就你花样多,等着吧…


  …」说着,像门外走去。


  不一会,舅妈拿着杯子走了进来,把杯子放在浴缸头上,接着,又跪在我面
前,把鸡巴含进嘴里吮吸起来。「啊……舅妈……好舒服……你含的太好了…


  …使劲吸……啊……要来了……恩……再快点……啊……出来了……」在舅
妈的吮吸下,没几下我就缴械投降,舅妈赶紧一只手拿着杯子接在她的嘴巴下,
一只手握着我的鸡巴不停捋动着,小嘴不停的吮吸着,大量又浓又黏的精液全部
喷射进舅妈的小嘴里,直到舅妈的小嘴都包不下,从小嘴里泌出,顺着下巴滴进
杯子里。看着如此淫靡的画面,我的鸡巴又跳动几下,感觉又一股精液射出,一
直持续了十几秒,这次的射精终告结束。我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看着任把我的鸡
巴含在嘴里,还在做着清洁工作的舅妈,伸手拍拍她的头,示意她我射完了。舅
妈抬起头,用挑逗的眼光看着我,张开了小嘴,让我看清她嘴里的精液,小舌头
还一搅一搅的,就这样玩弄了一会,才对着杯子,把嘴里的精液都吐进去。


  「小坏蛋,这下满意了吗?要舅妈现在就喝吗?」舅妈看着我,小手抚摸着
我的大腿说道。


  「不要,这个要留着,我晚上还有用,一会再加点料,晚上再给你吃……」


  舅妈听我说完,把杯子放回浴缸上,坐回浴缸里,头靠在我的大腿内侧,小
手玩弄着我的大鸡巴,嗲声嗲气的说道:「小坏蛋,为什么要晚上吃呢?你想给
舅妈加什么料呢?一天就是知道变着花样的欺负舅妈,真是坏死了!」我摸着舅
妈的奶子,说:「骚舅妈,这你就别管了,晚上你放心享受就是了……好了,刚
才你那么乖,让我那么爽,现在换我来为你服务了,把你的屁股翘起来,对,就
这样……」


  舅妈站起身,手扶在浴缸边上,把屁股对着我。我伸手拉出了舅妈的卫生棉
棒,被经血浸泡的发胀的棉棒发出一股浓烈的腥臊味,上面还沾有凝成块的经血。


  舅妈转过头看着我,眼睛里带着一丝兴奋和激动。我伸出舌头,在棉棒上舔
了一口,浓浓的铁锈味和腥臊味让我差一点窒息,但是同样也刺激着我变态的心
灵。


  舅妈见我舔着她的棉棒,眼神里透露着感动和兴奋,骚屄因为心理上的刺激,
一阵收缩,几滴经血流了出来。我见状,立即拿起盛装我精液的杯子,接在了舅
妈的骚屄下,经血滴入了杯子,在浓稠的发黄的精液里,溅出了几朵小红花,舅
妈看我用她的「食物」来装经血,不由得发嗲道:「坏城城,你的加料就是指这
个?你实在太坏了,要人家吃这么恶心的东西,人家怎么吃的下去嘛?你坏死了
……」


  舅妈嘴上虽然这么说着,不过从她骚屄的收缩程度来看,这骚货应该是极度
兴奋的,更多的经血流进了杯子里。为了更加刺激舅妈,我在她的屁股上咬了一
口,调侃的说道:「骚舅妈,你是不是不想吃?如果你不吃的话,我就把它倒了
哦……快点,告诉我,你想不想我把它倒掉?」「恩,不要倒,城城,好老公
……不要倒,给舅妈留着,舅妈说过,不管你叫舅妈吃什么都可以……舅妈想吃
城城给舅妈做的美味……舅妈一定会吃干净的……」听着舅妈淫浪的话语,我满
意的「恩」了一声,把手上的棉棒放进了杯子,递给了舅妈道:「恩,既然舅妈
那么听话,那么乖……那你就自己用杯子接着吧,我来玩一下舅妈的骚屁眼!你
要接好哦,如果敢接漏了的话,看我怎么收拾你……呵呵」「恩……舅妈会接好
的……城城你就放心的玩舅妈的骚屁眼吧……舅妈不会漏下一滴的……」


  舅妈接过我递给她的杯子,一只手撑着浴缸边,一只手拿着杯子对准了自己
的骚屄。我用力的掰开舅妈的屁股,暗红色的屁眼呈现在我眼前,我用拇指在舅
妈的屁眼上揉搓着,舅妈的嘴里开始发出了轻微的呻吟声。玩弄了一会后,我手
一使劲,大拇指整个插入了舅妈的小屁眼。「啊……」舅妈发出了一声惊呼,紧
致窄小的屁眼猛的收缩,下体微微摆动。


  「放轻松,舅妈,放轻松……」见舅妈反映较大,我停止了对舅妈屁眼使坏
的大拇指不动,安慰她道。舅妈听了我的话,果然慢慢的放松下来,大拇指上传
来的挤压力低了不少。我试着慢慢的抽动大拇指,一会后,舅妈嘴里传出了呻吟,
我加快了动作,加大了力度,大拇指一边抽插着舅妈的屁眼,一边在里面抠动着。


  「啊……陈诚……屁眼好热……好痒……啊……再快一点……恩……屁眼要
融化了……快……使劲……恩……啊……」看着舅妈已经适应,我再也忍受不了,
站起身,挺起鸡巴,猛的一顶,鸡巴整根插入了舅妈的屁眼,舅妈被我的鸡巴这
一贯穿,发出了一声高亢的叫声,一身都在打颤。我示意舅妈把杯子放好,以防
漏出,待舅妈放好杯子以后,我一手抓着舅妈的头发,一手捏着舅妈的奶子,开
始了剧烈的挺动,甚至有一种想把蛋蛋都插进去的感觉。


  硕大的鸡巴在舅妈的屁眼里抽插着,舅妈的屁眼逐渐的湿润起来,我伸手摸
了一把,拿起来一看,原来是舅妈的屁眼被我操裂了而流的血,我把沾着舅妈屁
眼血的手指伸到了舅妈的面前,说道:「看啊……骚舅妈,你的屁眼被我搞爆了
哦,我插烂你的骚屁眼,快,把你自己的东西处理掉!」舅妈已经被我操的欲仙
欲死了,听了我的话,二话不说,伸出舌头就舔起了自己屁眼流出的血,一边舔
还一边说:「好舒服……城城……加油……使劲……操烂舅妈的屁眼……啊…


  …舅妈的屁眼是你的……随你怎么操……使劲……」舅妈的淫声浪语让我血
脉膨胀,挺动的更加迅速。


  我猛的往里插一下,拔出了鸡巴,看着舅妈的屁眼,只见舅妈的屁眼已经合
不拢了,里面红红的肉往外突起,红色的血丝夹杂着黄色的黏液顺着屁眼往下流,
屁眼的周围则是一层黄黄的油状物。哈,舅妈的屎都被我搞出来了。


  再看我的鸡巴,则是红红黄黄的一片,龟棱下和龟头上还有一点褐色的东西,
一股臭味迎面而来。我拉过舅妈,让她跪在我面前,用眼神示意她把鸡巴含进去。


  舅妈看着我的鸡巴,靠近了一点,用鼻子在龟头上闻了一下,抬起头来,面
露为难之色的说道:「陈诚,能不能先洗一下啊?舅妈有点怕。」我拉着舅妈的
头发,让她的脸靠近我的鸡巴,说道:「舅妈,别怕。你不是说过我喂你吃什么
你都会吃的吗?再说,这些都是你的东西,有什么好怕的?来,乖,快含着它,
听我的话才是我的乖舅妈哦。」舅妈听我说完,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闭着眼睛含
住了我的鸡巴,「啊……」我舒服的呻吟了一声,肉体和精神上的双重快感刺激
的我的大脑头皮都在发麻。


  舅妈听见我的呻吟,更快速的含弄起我的鸡巴来。「骚舅妈,睁开眼,看着
我。」舅妈听话的睁开眼,看着我,眼睛里透的出淫荡的目光刺激的我频临发射。


  我抓住舅妈的头发,在舅妈的嘴里做起活塞运动,每一次都深深的顶到了舅
妈的喉管里,渐渐的,我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估计,我一秒钟应该在舅妈嘴里
穿插3个来回。舅妈的胃液和口水在每一次抽插中,被大量的带出,顺着我的鸡
巴滴落在她的奶子上。「啊……舅妈……好爽……我要射了……啊……你……快…


  …再把嘴长大点……啊……射了……」


  随着我一声怒吼,最后一次插入舅妈的嘴里的时候,连我的蛋蛋都一起带了
进去,我低吼着,在舅妈的嘴里畅快淋漓的喷射着我的精子。可爱的骚舅妈,在
我射精的时候,还不忘拿过杯子来接在自己的下巴下面,淫荡的眼神看着我,让
我射的更多更爽。大量的被龟头上的大便染的变了色的精液从舅妈的嘴角滴落进
杯子里。射完的我,躺在浴缸里喘着粗气。舅妈把嘴里的被大便染成黄色的精液
吐进了杯子里,放好杯子后,被我楼在了胸前。


  看着已经装满了半杯精液,大便和经血混合物的杯子,我不由得好奇大便是
什么味道,于是像舅妈问道:「骚舅妈,吃自己的大便是什么感觉?味道好吗?」


  舅妈轻轻的在我腰间掐了一把:「坏城城,你还好意思说,居然让舅妈吃了
自己的大便,没有比你还坏的人了……」我嘿嘿一笑,把舅妈的手拉向我的鸡巴,
让舅妈的手握着我的鸡巴说道:「你不是说不管我喂你吃什么你都吃的吗?怎么,
现在想反悔啦?」舅妈用手捋着我的鸡巴,撒娇着说道:「城城,舅妈既然说过,
就绝对不会反悔的……今天舅妈连自己的脏东西都吃了,以后还会怕吃什么吗?


  你已经就算天天都让舅妈吃屎喝尿都行!不过,你打算怎么让舅妈吃这杯东
西呢?


  你刚才说要晚上吃,晚上什么时候吃啊?先告诉舅妈,让舅妈听听啊……好
不好嘛?」「哈哈,你真的想知道?好吧,先给你透露一点,让你有个思想准备。


  我打算,今天晚上吃晚饭的时候,让你吃,嘿嘿……」舅妈听我说完,伸手
在我胸上轻轻的打了一下,娇嗔道:「坏人,吃晚饭的时候,洋洋也在啊,你要
我怎么吃?」「嘿嘿,我就是要你当着洋洋的面吃啊……怕什么,洋洋那么小,
不会懂的。」我邪恶的说道。「坏蛋,就会这样折磨我,不过,你可千万不能让
洋洋知道哦……我好怕洋洋知道她妈妈是个这么淫荡的女人……」见舅妈答应,
我高兴的应了一声。「你放心吧,我怎么会让洋洋知道呢,再说,我也没想到舅
妈是个这么淫荡的妖精呢……」舅妈听我这么说,脸一红,娇媚的看了我一眼,
说道:「人家还不是因为你喜欢才这么淫荡的,你要不喜欢,那我就不这样了
……」


  「喜欢喜欢,怎么会不喜欢呢?淫荡的舅妈才是最可爱的……呵呵」


  搂着舅妈的我,闭上眼,幻想着晚上让舅妈当着洋洋的面吃下这顿大餐的情
景,鸡巴不自禁又硬了起来,很期待晚餐的来临。


                (五)


  「我回来了~ 妈妈!」随着声音的响起,洋洋也跟着走了进来。


  「是洋洋回来啦?快洗洗手准备吃饭吧!」一脸媚意的舅妈脱离了我的魔爪,
快步的走出了厨房。红彤彤的脸上透出了浓浓的春情,伸手接过了洋洋的书包,
不过年龄还小的洋洋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


  「好的,妈妈!」已经换好了拖鞋的洋洋朝着洗手间跑去。


  我端着舅妈做好的菜走了出来,像舅妈打了个眼色,舅妈害羞的看了我一眼,
朝冰箱走去,里面有我们今天下午准备的舅妈的晚餐。为了掩盖那装了大半杯精
液,大便和经血混合物的杯子所发出的腥臭味道,下午我是想尽了办法也没辙。


  最后,还是舅妈想了个好办法,用臭豆腐乳来掩盖。至于到时候洋洋要问的
话,就说那是舅妈的药就好了,反正洋洋最怕打针吃药,相信这么说了以后,他
是一定不会想尝试的。


  我坐在餐桌旁,带着淫荡的笑容看着舅妈,舅妈风情万种的白了我一眼,打
开了电视,调到了少儿频道。哈,她一定是不好意思,想转移洋洋的注意力。


  「妈妈,我洗好了!」洋洋一听到少儿节目的声音,立马跑了出来,一屁股
椅子上,就一眼不眨的盯住了电视。直到舅妈把饭递到他面前,才把眼睛收回来,
看了桌上的菜一眼。


  「妈妈,那是什么?这么颜色怪怪的?」洋洋一眼就看见了舅妈身边的那杯
精液,大便和经血混合物。


  「那……那是妈妈的……药。」鼓着勇气说出这句话的舅妈的脸,直接红到
了耳根子,说完还不忘「狠狠地」白了我一眼。


  「洋洋,那是你妈妈的药,你要不要尝尝啊?」收到了舅妈的白眼,我心里
大大的爽了一把,就想再捉弄一下舅妈,说出了舅妈最怕听到的话。果然,舅妈
一听我这样说,脸色一下就紧张起来,也难怪,要是洋洋真的尝了,就算现在小,
不知道那是什么味,不过舅妈自己的心里可过不了那个坎。试想想自己的儿子吃
了自己的经血和大便,里面还有自己侄子的精液,不管任何女人可能都不能接受
吧。


  「我才不要尝呢,我最讨厌吃药了!」洋洋听我让他吃药,立刻把头摇的像
拨浪鼓一样,再也没有看那个「药」一眼。见洋洋这么说以后,我明显的听到舅
妈出了一口气,接着再一次白了我一眼,给洋洋夹起菜来,边夹还边说「洋洋乖,
没生病就不吃药,别听你表哥胡说!」洋洋的注意力已经又被电视里的动画片吸
引了,估计也没听舅妈说什么,只是「恩」了一声,就不再说话。


  我笑嘻嘻的看着舅妈,用嘴朝那杯混合物努了努,示意舅妈快点享用。舅妈
看到了我的示意,翘起了小嘴,娇媚的看了我一眼,缓缓的端起了杯子。那勾人
的眼神让我又想起了下午在浴室里的激情,一股凌虐的情绪升起,一个坏点子在
我脑里成形。


  「舅妈,医生不是说用那个药拌饭服用,效果最好吗?」我坏坏的说着。舅
妈端着杯子的手都已经靠在嘴边了,听我这么一说,明显的楞了一下,不知所措
的看着我。脸上闪过一丝犹豫和挣扎。任谁要用这杯精液,大便和经血的混合物
拌在饭里吃的话,可能都会犹豫吧!毕竟要一股脑的喝下,还是可以做到的。但
是混在饭里,一口一口慢慢吃下去的滋味,我想谁也不会愿意尝试的。不过现在
也由不得舅妈了,因为洋洋已经被我的话所吸引,把头转了过来,正目不转睛的
看着他妈妈,脸上的表情写满了同情,他大概觉得妈妈这样吃药,很痛苦吧。舅
妈脸上的表情一阵变换,我知道她正在做着激烈的心里挣扎,大概她想不到我会
这样让她把这些混合物吃下去吧。


  (城城真讨厌,居然让人家把这些东西这样吃下去,实在是坏死了。不过为
什么只要一想到要当着洋洋的面,把这些东西吃下去,我就会兴奋异常呢?啊,
我真是一个淫荡的女人!城城,既然你想舅妈那样吃,舅妈就吃给你看!)


  只听舅妈深深的呼出了一口气,一双勾魂的眼睛动情的看着我,我就知道舅
妈已经做出了决定。果然,舅妈把杯子里的混合物倾倒在碗里,白白的饭上淋上
了一层红黄相间,就像咖喱一样浓稠的黏液,舅妈抬起头,一边看着我,一边用
筷子搅拌着,白白的米饭顷刻就被污染了。坐的稍近的我,甚至已经闻到了从舅
妈饭里传来的阵阵腥臭味。


  「是啊,医生是这样说的,谢谢城城你提醒我了,不然医生要是知道我没有
按他的吩咐吃药的话,一定会生气的。」听着舅妈一语双关的话,我心满意足的
笑了。


  趁洋洋转过头去看电视的空挡,我把脚升到了舅妈的小腿边轻轻的碰了一下,
舅妈妩媚的看了我一眼,伸手把我的脚拉进了她的裙子里。我用脚踩在舅妈的大
腿上,用大脚趾夹着舅妈的屄毛轻轻地拉动着。舅妈浑身一个激灵,看我的眼神
更是要滴出水来。


  受到了轻微刺激的舅妈端起了碗,用筷子夹起一小团饭变了颜色的饭,慢慢
地放进小嘴里咀嚼起来。微微蹙起的眉头,说明了味道并不怎么样。看着舅妈一
小口一小口的直至吃完,我的鸡巴已经硬的就像钢铁一样。


  「妈妈,我吃完了,我出去玩一会。」洋洋的声音在我听来犹如天籁。舅妈
大概也是知道了我的情况,微微瞟了我一眼,就让洋洋出去了。


  等到洋洋一出门,我一把就把舅妈拉了过来,迫不及待的脱下裤子,把舅妈
按坐在餐桌下,涨的发痛的鸡巴就在舅妈的嘴巴前摇晃,马眼中已经渗出了一丝
丝乳白的精液。舅妈抬起头,用淫荡的眼神看着我,一边用手抚弄着我的蛋蛋,
一边用舌头舔着我的龟头,舌尖从马眼扫过,勾起一丝晶莹,接着张开小口,把
我的鸡巴吞了进去。我只感觉鸡巴上一阵温暖传来,再也顾不得许多,抱着舅妈
的头,就像操屄一样的猛干起来。可能是我插的太猛,舅妈发出了一阵阵的干呕
声,小手使劲的想要推开我,我可不管那么多,任然猛干着。


  只听「喔哇!」的一声,整个鸡巴都传来一阵潮热的感觉,低头一看,原来
舅妈被我插的把刚才吃下去的拌饭吐了出来,一阵酸腐臭味传出,更刺激了我的
神经,我猛的把鸡巴往舅妈的嘴里一捅,在我肉眼的观测下,舅妈的喉咙一下就
粗了一圈,在猛的往外一拔,那些拌饭就顺着我拔出鸡巴的瞬间,从舅妈的嘴里
喷了出来。舅妈大口的喘着粗气,泫然欲滴的眼睛看着我,神情依然是那么的风
骚。


  「坏城城,你差点憋死舅妈了,你这个小坏蛋!人家好不容易吃下去的,现
在又被你给弄的吐出来了,嗝!你说怎么办嘛!」好不容易喘过气来的舅妈打了
我一下,一边说完还打了一个嗝。


  「好老婆,谁叫你那么骚呢?刚才洋洋在真实憋死我了。快,继续,吐出来
的就算了,一会我喂你更爱吃的!」我压着舅妈的头,使劲的挺动了一下我的鸡
巴,涨的鸡蛋那么大的龟头上,还粘着一些饭粒。


  舅妈大概也知道我憋的难受,轻轻的笑了一下,也不再多话,又张口把我的
鸡巴含了进去。我抱着舅妈的头又是一阵耸动,直把舅妈插的翻起了白眼。十多
分钟后,我终于感觉到射精的冲动,舅妈也感觉到我快射精,眼睛动情的望着我,
用双手死死抱住了我的屁股,嘴巴紧箍,舌头在嘴里死命的舔着我的鸡巴。


  「啊……宝贝……骚货……啊……骚舅妈……来了……啊……我要直接…


  …射进你的胃里……啊……」随着我的怒吼,插在舅妈嘴里的鸡巴一阵阵挺
动,每挺动一次,我就能感觉到自己射出了一股精液。鸡巴挺动了八次,可想而
知我射了多少,实在是太舒爽了。舅妈的喉头吞咽着,一只小手还轻轻的搓捏着
我的蛋蛋,恨不得挤出我所有的存货。射完精的我,并没有把鸡巴抽不来,而是
让鸡巴继续插在舅妈嘴里,享受着舅妈小嘴的温存。


  「啊……小骚货……骚舅妈……你的小嘴好爽,啊……舔的我都想尿了…


  …骚屄,想不想喝点饮料?」我看着还在为我服务的舅妈问道。由于嘴里插
着我的鸡巴,舅妈不能说话,不过紧紧抱着我屁股的小手和那一眨一眨的眼睛回
答了我,我酝酿了一下,小腹微微用力,鸡巴就这么插在舅妈的嗓子眼里尿了起
来。


  「咕嘟咕嘟」的吞咽声传来,舅妈娇媚的看着我,好像在诉说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