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台故事之三甲的代价】
【T台故事之三甲的代价】
到了,就在眼前,不就一晚上,挺过去,将改变我一生的命运,张雅站在201房间门前,暗自对自己说。

  「叮咚……」开门的是一个明显发福的中年男子,他拿掉嘴里叼着的雪茄,「哈哈哈哈……张小姐,我等你好久了,快来,哈哈哈哈……」说着,让进了张雅,转身在吧台到了两杯红酒,将其中一杯递给张雅,张雅没有接。

  「哈哈哈……看来张小姐还是不放心哪。实话告诉你,三甲之中有冠亚军已经内定,那是中南海的关系,我也没有办法,但是这季军,我说了还是算的,如果张小姐看不上,干了这杯酒就当交个朋友,我也不勉强」张雅的盯着中年男子递过的酒杯,脑子一片木然。张雅出身南方小镇,父母都是教师,也算书香之家,但父母的思想并不固守,父母从小鼓励张雅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17岁时,张雅就出落的亭亭玉立、身材傲人,身高167cm,体重只有50kg,胸围达到D。张雅当初走上模特这条路,是受其表姐的影响,经过几年T台训练及参赛,张雅发现自己愈发热爱这个行业,考上北京的大学后,张雅更加刻苦的训练,也多次参加选秀大赛,甚至一度影响学业,无奈模特这个行业水太深,每次的名次都在三十名之外。这次能挺进前十强,已是最好成绩,况且这是大陆知名度最高的模特比赛。其实张雅也知道,自己一没关系二没钱,肯定无缘三甲。但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张雅被星皇娱乐公司老板,也是本次大赛唯一的投资人林向看中了,张雅知道这可能是改变自己命运的机会……「张小姐?」林向有点不耐烦,提高了声调,红酒杯在张雅眼前晃了晃。张雅被拉回了现实,缓缓地接过了酒杯。林向微微一笑,仰脖将红酒喝干,又续上一杯。

  「张小姐,我这有一样东西,你一定会感兴趣的」说着,林向将IPAD递给了张雅。

  「哐……」红酒杯掉在厚厚的地毯上,染红了一片。「这不可能!」张雅疯了一样,愤怒的盯着林向。

  「哈哈哈哈……没有不可能!每张5万,你男朋友卖给我的!没想到张小姐在床上也是如此婀娜多姿,哈哈哈哈……」「不!不可能!」张雅拿出手机,哆哆嗦嗦的播出了一串再熟悉不过的号码。

  「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张雅瞬间觉得天旋地转,踉跄两步,坐在了床角,眼泪顺着脸颊滴在傲人的双胸上。林向看时机已经成熟,褪去睡衣,赤裸着向张雅走去……张雅仰面躺在宽大的床上,头扭向一侧,眼泪不停的流着,不知是因为背叛的悲伤还是失身的屈辱。张雅两只修长的腿被林向架在肩膀上,随着抽插的节奏,张雅两只硕大的乳房有规律的窜动着,林向时不时伸手抓一把乳房,肆意的将其揉捏成各种形状。张雅毫无配合的姿态让林向有些愤怒,同时林向也觉得yd越发干燥,抽插越发没有快感,于是拇指和食指夹住张雅粉粉的乳头略微一用力。

  「啊……」张雅疼的大叫,屈辱的感觉涌上心头,但仍没有主动配合林向的动作。

  「妈的!」林向心里骂道,从张雅体内出来,下床倒了两杯红酒,趁张雅不注意,将一小包粉末倒进了一杯红酒中。张雅抱着双膝,蜷缩着坐在床上,接过红酒。林向自己坐在沙发上点燃一根雪茄。

  「想知道你男朋友现在在哪么?」

  「请你不要提他!」

  「哈哈,好……等你想知道的时候,可以来问我」说着,林进将红酒喝掉,两步走到床前,拿过张雅的红酒,一把抓住张雅的秀发猛地往后一拉,张雅惊讶的张开嘴,林进没等她呼喊,将红酒一股脑灌进她的嘴里。

  「你干什么!」张雅一边抹着嘴角流出的红酒,一边愤怒推开林向。

  「啪!」一个响亮的耳光抽打在张雅的脸上。

  「妈的!还没有女人敢这么跟我对我!」林向也恼了,抓住张雅的手臂反拧过来,从床头抽屉里拿出手铐在背后铐住,将张雅面朝下推倒在床上,然后抓住手铐一拉,张雅的屁股就撅了起来,脸紧紧贴在床上。

  「老子今晚要让你知道,三甲不是那么好进的!」说着,硕大的yj硬是插进了张雅干燥的体内。

  「啊……疼……」张雅感到干燥的yd内壁像是被刀刮一样的疼,扭动着屁股,想让林进出来。林进不管这些,双手狠狠掐住张雅柔细的小腰,大力的抽插着,还时不时在张雅的翘臀上打几巴掌,不一会,张雅右边臀部已经红肿起来。

  张雅被动的忍受着,林向为了让她老实,还时不时把她拷在背后的胳膊抬高一下,为了避免更大的疼痛,这时张雅只好尽量弓腰,抬高臀部,这正中林进下怀。

  渐渐地,张雅觉得浑身燥热,心里有东西在抓一样的痒,呼吸渐短而且愈发急促,呼出的气不由自主的在嗓子里拨打着声带,发出沉闷、靡靡的呻吟声。对于林进的抽插也不再那么抵触,竟扭动着腰肢主动迎合起来。林进也察觉到了张雅的变化,知道起了药效,故意放慢了抽插的节奏,开始九浅一深的玩了起来。

  「这是我朋友在美国捎回来的新药,能让你整晚像个发情的母牛一样,嘿嘿……」此时的张雅已经跟几分钟前判若两人,林进干脆解开了手铐。张雅的手获得自由后,一只手撑在头部,略微抬起了头,另一只手竟不由自主的伸向自己的下体,摸索一阵后,中指按住阴帝揉了起来。林进淫笑着看着张雅的一举一动,依旧九浅一深。张雅的呻吟声愈发连续且大声,每当深入的时候,张雅便发出沉闷、悠长的声音,同时自己紧紧按住阴帝,林进开始浅浅插入时,张雅就快速的揉搓着阴帝,同时将屁股使劲超林进方向移动,企图吞并整根yj,但无奈腰部被林进掐的结结实实,不能多吞入半分。

  张雅被翻过来,拉到床角,垫上被褥和枕头,调整好高度,两手分别抓住张雅两个脚腕,继续抽插。林进得意的看欣赏着胯下之物,张雅的皮肤很白、很嫩,乳房硕大而坚挺,浅浅的乳晕粉粉的乳头,腰间没有一丝赘肉,屁股丰满而不臃肿,翘的程度让人一看就浮想联翩,腿部修长腿型端正,虽然不是处女但yinbu呈淡淡的粉色,可见x生活并不频繁。这一切,在林进临幸的众多女子中确属极品。

  张雅的呼吸越来越急促,高耸的胸部愈发挺拔,白皙的皮肤不断渗出汗水,在脖颈下方由于青筋暴起形成了的一个低洼处竟然积满了汗水。林进尽情玩弄着那傲人的双乳,时而揉捏时而摸索乳头时而用指尖轻轻描画着乳晕,他已经不需要再扭动腰抽插,因为张雅的双腿已经紧紧的盘在了林进的腰间,一松一紧,配合着腰部的扭动,自行吞吐着硕大的yj,每每吞入时,就有黏黏的体液被挤出流经粉菊,滴落在被褥上。张雅的双手,紧紧的抓住床单,用力的撕扯着,脸部的表情像是非常痛苦,头不停的摆动,秀发凌乱的散落在脸上、床上。张雅已经不是在呻吟,更像是呼叫,死一样的呼叫,林进感觉特别陶醉,他觉得这是世界上最美的声音。

  突然,张雅停止了呼叫,真个身子像弓箭一样紧绷着挺起,背部悬空,双腿紧紧的缠在林进腰间,死命将下身贴紧对方,恨不得将林进吸纳进去。

  「这药真他妈管用,老子的jj都快被你夹断了」说着拿起手机,啪啪拍了几张。

  张雅的身体不受控制的抽搐着,一分钟后,双腿终于松开了林进,林进抽出仍然坚挺的yj,得意的看着仍在抖动的张雅。

  「你爽够了,现在该我了!」林进狠狠的说。抓住张雅的脚腕,拉到床边,让其面朝下趴在床上,下身刚刚露出床角,双腿无力的搭着。看着张雅混乱不堪的下体,林进性致大发,双手按住她的腰部,狠狠的插进了yd。张雅似乎还没从刚才的兴奋中清醒过来,她并无多大反应,只是轻轻哼了一声。林进不管那么多,在张雅腹部下方垫了个枕头,调整了一下高度,从张雅屁股斜上方开始猛插。

  这个姿势和角度是林进最喜欢的,因为可以按住女人的腰部,防止其乱扭;同时斜上方往下插入,可以借助身体的重量,势大力沉;因为林进的yj长达18CM,一般可以刺激女人的G点,让女人保持兴奋,总之可以充分满足林进征服的欲望。

  只是几十下后,张雅已经受不了,身体开始扭动,呻吟声越发大直至喊叫。

  林进愈发的兴奋,每一次都抽出大半,然后猛地冲进去,尽管频率并不是很大,但林进很享受这种冲击,特别是与张雅的翘臀撞击的瞬间,让他觉得正在摧毁她,而摧毁这一个个异常美好的、一般人不可及的东西,让林进觉得特别满足。

  百多下后,张雅已经无力扭动,她感觉到下身想要被扯开了,只是随着林进的每一次冲入,喉咙发出低沉的「额额」的声音。林进感觉yj愈发的肿胀,于是加快了抽插的频率,如打夯般剧烈的撞击让张雅的全身在都在有节奏的抖动。

  随着节奏的加快,林进感觉浑身充满力量,他简直要将她挑起来了,猛烈的几十下冲击后,伴随着狼一样的呼叫,林进将下身死死顶住张雅的翘臀,尽情的释放着。林进的灼热让张雅身体猛地一抽,随后像昏死过去一样趴在床上,除了大口大口喘粗气,除了不停流出的泪水,再无其他反应。

  林进拔出来,将张雅翻过来。到吧台倒了一杯红酒,点了一支雪茄,安静的坐在沙发上,看着一动不动蜷缩在床上的张雅,嘴角挂起一丝满足的微笑。

  雪茄燃至多半,林进从包中拿出一颗药丸,放在嘴里,用杯中的红酒冲了下去,双腿搭在床榻上,舒展着躺在沙发上。十几分钟后,雪茄即将燃尽,而林进的jj却又略微抬起了头,林进将雪茄扔进垃圾桶,缓缓走到床边,抓住张雅的头发,将她的头摁在自己胯部。

  「宝贝,我们继续吧」